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书乡

古往今来无数人赞颂过春天 孩子笔下的春天有别样精彩

2019-04-13 11:22 编辑:TF022 来源:北京晚报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同学们一定也感受到了春天的迷人?#19979;傘?#26149;天,代表着灿烂的阳光,伸着懒腰的草木,风姿绰约的花朵,更代表着万物生长的勃勃生机。古往今来,有无数人写过赞颂春天的篇章,但春天的美,是永远也写不尽的。本期,同学们继续在春色中徜徉,从不同的角度写出了?#32422;?#30340;体会与感悟,不仅有对美景的欣赏,更有回忆与深思……

编者:白杏珏


《春日港湾》

王奕萱(15岁) 北京市一七一中学高一(6)班

清明踏青

陈思羽(14岁)

北京市首师大二附中初二10班

正所谓“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今日我便探春,赏樱,肆意去了,探寻春的气息。

万物舒展着蜷缩了一冬的枝丫,欣欣然张开?#25628;郟?#22823;地朗润起来了,一大片一大片的小草,绿意盎然,虽还很孱弱却挺着小小的腰杆,笑迎春来,露珠在其上应和着阳光,晶莹透亮。樱是绿肥红瘦,粉黛佳人,已没有初春时的倦意,绽开了笑魇,枝条向外延展,朵朵樱花便嵌在其上,雪白里透着红晕,似裙摆般飘逸,片片花瓣簇拥着鹅黄的花丝,娇艳欲滴,使我心生爱怜。明媚的微风袭着花香徐徐而来,花瓣像极了灵动的少女,旋转着飘落。吹面不寒杨柳风,风里带着些泥土的气息,混着青草香,像母亲的手抚摸着大地,幽幽的迎春花迎面而来,花开的绚烂,一朵一个?#39042;?#19968;朵一片芬芳。走在繁茂的黄色花瓣的迎春花中,我窥见了一点新绿。这些仿佛是一个美丽的人儿穿上了带绿色花边的黄色舞裙翩翩起舞,她是春的使者,报告春的消息。

而人们呢,也都赶趟儿似的出来了,舒活筋骨,抖擞精神。我忽见一尊雕塑,一位女子吹着笛子,头发随风飘扬,嘴角微微扬起,也不知是否是巧合,忽听见悠扬的笛声,缓缓的漾进我心,我循着笛声探寻它的踪迹,只见一座孤亭两位老者,一位在亭前打太极,一位在亭里吹笛。打太极的老人头发已雪白,可身体依旧硬朗精瘦,目光如炬,锐利而坚定。笛声清亮悠远,入耳不由心神一静,他和着笛声起式,只见他中间一站,气势如虹,他的手似乎在摸着一个无形的球,摸时仿佛与这笛声融为一体,飘渺虚无,轻盈,但好似里面潜藏着无限的力量,随时可能迸发而出。随着笛声渐快,他的动作一顿,弓步推掌,而后双手往上提,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也因此升华,嘴角微微扬起,一只脚在地面划出一道清逸出尘的弧线,砰的一声,看似很轻,蕴藏着巨大的力道。笛与拳相辅相成,我为之赞叹不已。

沿着湖岸向?#30333;擼?#21069;方是健身广场,运动正如火如荼的展开,有的在踢毽子,一个人左手抛出右脚踢出,毽子画出了一条优美的弧度,另一人向后伸腿,往上一蹬,动作轻巧,毽子又?#19978;?#22825;空;有的人握住双杠,用?#21364;?#21160;身体,前后悠荡;还有的在舞扇迎春,时而低?#32487;?#33109;,手中扇子?#19979;?#25569;起,矫健典雅,有时忽转手腕,扇子打开,随着身体摆动,如行云流水,自如畅快。

草长莺飞是春,微风拂面是春,一年之计是春,清明踏青寻自然之趣,探生活之活力。

玉兰

季初仪(14岁)

北京师范大学亚太?#31515;?#23398;校八年级5班

大风驱走了漫天阴霾,天终泛蓝,云洁白如洗,艳阳高照。

吃完晚饭,徜徉与校园之中。霞光映衬,嫩?#31354;?#33073;了泥土的束缚,奋力钻出了地面,在阳光下耀出?#22478;?#38738;绿。

空中蓦然飘来一阵芳香,淡淡的,?#26149;?#28165;新。仰头一看,白色的玉兰不知何?#31508;?#24320;了。金色的阳光洒向四方,为原本白净的玉兰镶上一层金边,愈发耀眼。可它似乎不在意那象征荣华?#36824;?#30340;金光,丝毫不显自傲之情,反而将它的花香托福给清风,任其弥漫到远方。

旁边的紫玉兰也含苞待放,只?#19978;В?#23427;们怕是等不到白紫相间的一天了。虽不像昙花一现,便落红无踪,但玉兰的花期?#24425;滴?#30701;暂。可明知?#32422;?#25968;日后便会落花满地,它却仍不留余力的?#22836;?#39321;泽,即使有朝一日白色的花瓣随风轻落,仍会寄清香于花瓣,愿人间满是芬芳。

我在它面前伫立许久,清风拂面,吹过发梢,却也悄无声息的带下来几片花瓣。我知道--这意味着留给玉兰绽放的时间所剩无几。

可她不为所动,还是尽情的挥洒,?#22836;牛亮?#20110;校园之中,大地之上。

我想,即使待到花瓣稀落,化为遍地繁星,它仍会抱有乐观心态,未来年短暂的?#31508;?#33988;力,迎接更好的明日之光。

玉兰如此,人亦应如此。

时光总会在不经意间悄然逝去,不曾停留,不曾复返。那么,为什么不在还拥有充沛精力的芳华年少之时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呢?兰花易谢,青春易逝,今日无所作为,明日悔恨已迟。

把握好?#32422;?#30340;时间吧,或为今日之盛开不留余力,或为明日之绽放养精蓄锐,莫要让时光在恍惚中离去。

天已渐紫,渐黑,玉兰芳香依旧。

向死而生的力量

周润桂(14岁)

北京师大附中初二(16)班

迎春开了。

它的花瓣,?#20102;?#30528;太阳的光辉,它的枝丫,流动着生命的光彩。我知道,春天来了。

艺术源于自然,在花园这座高尚的“艺术殿堂”里,我驻足倾听万物演奏的春之圆舞曲。

园圃便是舞台,在这里,一向惯于沉默的爬山虎?#37027;?#22320;伸出来胳膊;?#24040;保?#31359;戴着粉红的裙摆,珠光宝气,热烈地在风中舞?#31119;?#29301;牛花,扬起喇叭,吹奏出生命的赞歌;?#19968;?#19982;杏花,也尽情地展现着?#32422;?#30340;风韵······

青草也加入进来。他们躲在“?#32531;蟆保实?#20276;奏者。细听他们的声音,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28866;?-有“阳春白雪”的美,那是太阳与甘露的结合,也有泥土的芬芳,那是无数落叶,用生命奉上的乳汁。

高大的乔木,自然要以更?#26144;?#31283;雄壮的方式演奏,于是,他们敲响战鼓,哗哗声响彻在这一片天地里,惊动了蛰伏的虫子。

自然?#36828;?#29305;的方式支持着音乐:他派来风,吹动墙边的竹子,竹叶的吟唱,萦绕着舞台前,台上的繁花,在各类伴奏下越发的兴奋,舞之蹈之。

可转瞬之间,自然突然发起狠来。只见远处的天边翻滚着云墨,霎时间,晴空万里成了暴雨倾盆。雨珠无情地轰炸着舞台,摧残着美好。我“痛心?#24425;住保?#24819;告诉?#24040;薄?#21578;诉乔木们:“低一低你们高傲的?#20223;?#21035;与着风雨对抗。”可即便我声嘶力竭,他们却也无动于衷。

演出仍在继续,在暴雨中,那春天的声音更显悠扬绵长,楚楚动人。暴力可?#28304;?#27585;美丽,可雨过天晴,美会在落英?#22836;?#20013;重生······

“嗡--”蚊虫声吵醒了我。我睁开眼,望向四周,一切都是那样安详平静,丝毫没有毁灭的迹象,我喃喃自语:“原来那不过是一场梦。”

“明天可能要下大雨了,”健身的老人说,可我却不再激动,不再担?#29301;?#25105;知道,明天会是一片枝折花落,“绿肥红瘦?#20445;?#21487;我更知道,百花将在风雨中完成最华丽的谢幕,而后重生。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春天过了,下一个春天还会远吗?

人们常说“生死有命,?#36824;?#22312;天?#20445;?#24182;因此颓废,可植物们明知?#32422;?#30340;命运,反而“向死而生?#20445;?#23637;现出春的生机,这点,我们要向它们学习。

蓦然间,一只蜜蜂?#19978;?#20102;远方,满载着繁花的希望与春天的梦想。

春天的铭记

杜欣然(14岁)

北京市第一七一中学初三10班

春风暖人,一夜间,院中、校园里的玉兰花又开了,盛放着,纯净的白、淡然的粉、浪漫的紫……她们似乎笑着,轻声赞颂着春的生机。属于春那恬静的芬芳,载着思绪回到了那株我铭记心底的玉兰花树下,?#27597;?#23401;子快乐的时光。

初春,惠风和畅。放学归家的我扔下书包,便又迫不及待地冲出家门。外面的一切都在享受正午过后暖人的阳光,懒洋洋的,惬意不已。我小跑着,“右拐----直行,穿过两栋楼----左拐……?#20445;?#25105;在心里默念。远处有一株玉兰花树,漫树紫海;?#32422;?#23427;浓郁的幽香,让我百米外便嗅到了属于它的芬芳。

树下有两个小女孩,小小的影子,仿佛就要被头上沉甸甸的紫色花海淹没似的。我一笑,加紧了步伐。“啊哈!”那两个?#19968;?#36339;起来,一把拉过我的手,?#21834;?#38149;巴’还没下来呢,喊她吧?#20426;薄?#22909;呀!三——二——一——?#20445;?#19977;个小女孩仰着头,望向二楼?#24039;?#24555;被玉兰花遮挡的?#30414;В?#25199;着嗓子喊着,“锅巴--?#20445;?#20313;音绕?#28023;?#31258;嫩的声音久久回荡耳?#24076;页?#31070;地盯着那窗,一阵沉寂。

忽然,闻听几耳?#39277;?#30340;杂声,楼道里昏黄的老灯亮了,一个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女孩轻快地跳下最后一阶楼梯,向我们飞奔而来,拥入我们的怀抱。喧闹之中,我从树下脚边轻轻拾起一片?#31456;?#19979;的花瓣,捧在?#20013;模?#21521;她们一伸:“你们看呀,它的颜色是渐变的诶……?#34987;?#38899;?#32496;洌母?#23567;?#28304;?#19981;约而同地探向中间,待我刚刚察觉---还来不及制止,便传来一声闷响----它们撞在了一起。?#27597;?#20154;抬起头来,面面相觑,齐声笑了起来,午后温阳洒落每个人的脸?#27185;?#19968;阵阵欢声笑语萦绕耳?#31232;?/p>

五年之后,?#27597;?#23567;女孩各?#32423;?#35199;,只剩那玉兰花树后的小女孩仍居住在院里,但我每年春天都会回到“老地方?#20445;?#25105;们会在那里相聚,徜徉于紫色的花海芬芳盈漫之中。

今年春天,我再次光顾了熟悉的院落,拜访了我们的老朋友——仍旧绽放得灿烂、弥漫着芳香的玉兰花树。我们三人仰起头,凝视着那窗,顿了一下,大声喊着,“锅巴——”仍然是一阵静默……恍然间,昏黄的老灯猛地亮了,费力地?#20102;?#30528;,一个女孩走了出来,满?#23576;?#35766;与欣喜,我们与她相视一笑,什么都没说……

无言中,我们都懂得,那株属于我们的?#28872;?#33457;树依然绽放,正如我们一样。即使是天涯海角,也会铭记着春天里玉兰花树的盛放,铭记着我们彼此,铭记着这里的一?#23567;?/p>

我深深凝望着身边的这株玉兰花树--恬淡,自然。她是四人春天的铭?#29301;?#22905;在,我们就在。

 

来源:北京晚报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25285;?#29256;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21271;?#39035;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20445;?#24182;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21543;?#24494;信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