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新闻 > 文化

程派青衣张火丁演《霸王别姬》圆十年梦 北京首演后将在上海登台

2019-04-24 11:11 编辑:TF008 来源:北京晚报

5月25日,由著名程派青衣张火丁与京剧名家高牧坤共同主演的京剧《霸王别姬》,将作为“相约北京”艺术节闭幕演出亮相长安大戏院。这是继2015年、2016年之后,张火丁三度携京剧剧目为“相约北京”收官,也是张火丁将?#32422;骸?#21313;年磨一剑”的梦想首次亮相于舞台。昨日,在张火丁平日练功和排戏的中国戏曲学院影视中心举办的发布会上,一向不苟言笑的火丁教授满脸笑意:“我一直非常喜爱虞姬这个人物,演绎《霸王别姬》是我多年的梦想。下个月25日,就是我梦想成真的日子。”发布会上公布开票时间5月11日上午9点。北京首演后,张火丁将携这出《霸王别姬》于10月下旬登上上海大剧院的舞台。

摄影 王祥

张火丁是程派青衣,但梅派的经典剧目《霸王别姬》在她心里“住”了很多年。她说:“《霸王别姬》这出戏,是我从小就知道的一出名剧。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天津戏校学习期间,就想学这出戏。但特别遗憾,没有机会学。后来我加入战友京剧团后,正式归攻程派,跟这出戏就算绝缘了。但是在我心里,一直非常喜爱虞姬这个人物,演绎这个人物也是我多年的梦想。”

早在2008年,张火丁便萌生了排演《霸王别姬》的念头,“十年之间,我一直想排,几次起范儿,但?#23478;?#22833;败告终。光唱腔,十年之间,万瑞兴老师写了三次,剑舞我也练过几次,但都编不下去了。因为虞姬这个人物,我们当时的定位就是要加剑穗、剑袍,风格跟梅派不一样了,所以没有什么可借鉴的,只能?#32422;?#19968;点一点编,所以唱腔、剑舞,对我们都是比较难的。几起几落,2017年我决定把这个剑舞编出来,我觉得要是再不排的话,就没有机会了。”

此次《霸王别姬》演出特邀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高牧坤饰演项羽一角,张火丁表示,这也是她和高牧坤的“十年之约?#20445;骸?#21313;年前,我在中国京剧院工作的时候,就跟高老师谈过排《霸王别姬》这个想法,他很支持我,说如果我演,他愿意跟我一起演。后来我调到中国戏曲学?#28023;?#22914;今已经十多年过去了,高老师也已经77岁了。我决定要排这个戏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我问他:‘您还能演吗?#20426;?#20182;说可以,所以就这样决定了。”

?#30001;?#38405;读

万瑞兴:“这是我有生以来遇到的最难的一出戏!”

为这出令人期待也难度极大的《霸王别姬》担纲唱腔设计的,是与张火丁合作近二十年的作曲家、京胡演奏家万瑞兴。今年已经78岁的万瑞兴与张火丁20年的合作被称为“无可替代?#20445;?#30333;蛇传》《江姐》?#35835;?#31069;》等作品既是张火丁的高峰之作,也奠定了万瑞兴先生“程派作曲第一人”的地位。也正是在去年12月的《万瑞兴先生京剧作品演唱会》上,第一次对外公开透露张火丁要演《霸王别姬》消息,当时万瑞兴就表示:“这出程派的《霸王别姬》,将用程派的唱腔、程派的韵?#19969;?#31243;派的剑舞、程派的‘夜深沉’呈现给大家!”

昨天发布会上,万瑞兴表示?#32422;?#21644;张火丁一样,“都是怀着?#27425;?#30340;心来排演这个戏”。他感叹道:“这是我有生以来,从1963年开始从事创作至今,遇到的最难的一出戏!因为它太经典了,太深入人?#29287;耍?#26080;论专业的还是业余的戏曲爱好者,对它?#32487;?#29087;悉了,把这么经典的唱腔由梅派改到程派,难度之大,?#19978;?#32780;知!”

万瑞兴坦言,他谨记前辈艺术家“移步不换形”的教导,以?#20013;?#33108;,字要达意,腔能传神, 在符合人物情绪、强调人物情感的基础上,不仅为虞姬出场前设计了一?#25105;?#24754;剧见长的程派作品里罕见的华彩过门,“让虞姬的出场呈现出梅派的大?#21073;?#23578;派的刚烈,同时也具备程派的婉转?#20445;?#21516;时唱腔方面,万瑞兴也根据程派的艺术特点做了很多全新的设计,希望能让观众既感到似曾相识,又具?#20449;?#37057;的程派韵?#19969;?#20363;如,在观众最熟悉的“看大王”唱段中,万瑞兴就做出了八处改动。例如“且散愁情”四个字,梅派突出“散”字,而此次设计的程派突出“愁”字;节奏上也有些处理,契合虞姬当时四面楚歌,被困垓下,为替大王消除忧闷而歌舞的情?#26657;?#23558;节奏拉下来,比梅派的要慢一些。突出程派唱腔得婉转,情绪上更加贴切虞姬此时此刻的心情。经典的“夜深沉”一段,不仅对演员,同时也对琴师和乐队提出了很高要求,“我们这?#25105;?#28145;沉不同以往,要求非常?#24076;?#35201;求琴师和乐队?#23478;?#30693;道演员的身段,要严丝?#25103;歟?#19968;丝不差,紧贴着情绪,紧贴着人物,紧贴?#27966;?#27573;,这样才能更加贴?#26657;?#22909;听。”

评论家?#21040;鰨骸?#26399;待《霸王别姬》迎来第三个时代”

发布会上,著名戏曲评论家?#21040;?#20026;大家详细介绍了《霸王别姬》这出经典剧目在中国戏曲史上的来龙去脉,让大家了解到这部作品起初是如何从明代传奇《千金记》形成为在清代宫廷里经常演出的昆曲折子戏《别姬》,又是如何经杨小楼而成为京剧史上的经典和杨派最重要的代表剧目之一;之后,梅兰?#24049;?#20182;的团队又如?#30031;?#23500;和充实了虞姬的形象,创作了音乐和唱腔?#32422;?#32463;典的剑舞,使《霸王别姬》成为一出生旦并重的作品,而?#39029;?#20026;梅派代表剧目。

?#21040;?#21516;?#21271;?#31034;了极高的期待:“我期待着,将来京剧剧目史写到《霸王别姬》这个戏时,会关注到它的三个阶段:第一个是杨小楼时代;第二个是梅兰芳时代;如果火丁的《霸王别姬》能够得到观众们的充分认可,它会有第三个阶段。每个阶段的《霸王别姬?#33539;?#26159;京剧史上杰出的作品,都是一个时代的代表,都非常棒。”

众所周知,《霸王别姬》中的虞姬舞剑,是梅兰芳创造的,并使其成为梅派经典。而张火丁的这段剑舞会有什么样的新意??#21040;?#35828;:“大?#39029;?#35828;:‘?#20449;隆?#22812;奔》,女怕《思凡》’。我曾经问过一个很著名的昆曲表演艺术家,问他为什么会这样说?他的回答?#26790;?#29305;别涨知识,他说,因为林冲身上牵牵?#22812;?#30340;东西多,用的剑又是穗剑,所以《夜奔》的难,不在于唱作繁重,也不在于身?#30031;备矗?#26368;难在于舞剑的时候,如何不让剑穗缠在身上。这道理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而火丁在《霸王别姬》中,会使带穗的剑,而?#19968;?#20687;林冲一样身上有很多牵牵?#22812;?#30340;东西,因此她要把这段剑舞得既漂亮,又干净利落,非常难。我想将来会不会有一天,人们会说:‘?#20449;隆?#22812;奔》,女怕《思凡》,程派演员怕《别姬》。’我相信,火丁的《霸王别姬》会别具风格,无论内行还是外?#26657;?#30475;了以后都会敬佩。”

?#21040;?#35828;:“经典剧目如?#25991;?#22815;高水平的呈现,那就是发?#29992;?#19968;个表演艺术家的魅力。《霸王别姬》让火丁觉得很难,而她能够克服这个困难,就会把这个戏,也把?#32422;?#30340;表演艺术推到一个新的高度。”

 

来源:北京晚报 记者 王润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25285;?#29256;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26657;?#36716;载?#21271;?#39035;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20445;?#24182;附上原文链?#21360;?/p>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23601;?#20256;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25512;?#23427;问题需要同?#23601;?#32852;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26657;?#32852;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