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视觉 > 人文 > 历史

65年前的今天,周恩来留下了一生中最经典的照片

2019-04-24 21:16 编辑:TF011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65年前的今天,1954年4月24日下午3点,一架“伊尔14”专机降落在日内瓦机场。周恩来第一个走出机舱,黑色风衣、黑色礼帽、黑色皮鞋,单手插兜,潇洒地走在众目睽睽之下……引起在场各国记者一阵骚动

美国的摄影记者更大声呼叫:

“周先生,走近点,朝我这里看!”

周恩来在日内瓦留下了

一生中最经典的一组照片,

同时也为世人留下了

新中国领导人在

国际外交舞台上的第一次精彩亮相

1954年4月,新中国总理兼外长周恩来走向日内瓦万国宫,参加解决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的国际会议。

195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将近十年,但战争的阴霾并未走远。东北亚朝?#25910;?#20105;已经打了3年多,交战各方虽然在《朝鲜停?#21483;?#23450;》上签了字,但并未宣告战争结束;东南亚印度支那战争已经打了8年,仍没有停战的迹象。一南一北两个战场虽然?#38469;?#23616;部冲突,但是如果处理不当,很有可能演变为更为激烈的国际冲突。

此时,为谋求和平解决朝鲜和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会议召开了,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站上了国?#25910;?#27835;舞台。周恩来等老一辈中国共产党人?#36828;?#21382;史负责的态度,运用超高的政治智慧,力挽狂澜,几次将?#36127;?#35848;崩的各方重新拉回到谈判桌旁。经过两个月的不懈努力,终于促成了印度支那问题的和平解决。新中国也完成了以五大国身份在国?#25910;?#27835;舞台的首次亮相。

北京日报1954年4月26日版面

代表团黑色风衣、西装是统一样式

由于日内瓦会议是新中国第一次参加重要的国际会议,因此出发前外交部做了周密的准备。他们给代表团成员做了样式统一的黑色西服、黑色风衣,甚?#20142;?#30382;箱也是一模一样的黑色。

200多中国代表团成员身着统一的黑色西服,浩浩荡荡地走在日内瓦街头。没想到,许多日内瓦市民对他们脱帽行礼。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在瑞士只有牧师才穿一身黑。

几十年后,代表团成员、曾任张闻天秘书的李汇川对来访的钱江说:“回想起来,那时有些事做得不算高明……到了旅店,?#27492;?#22806;交官的行李箱应该由饭店侍应生提?#19979;ィ?#21487;是我们就不,一定要坚持自己拿箱子,就是不放手,生怕有人给箱子里放进什么东西,结果自己提着箱子上了楼,惹得饭店里的人们看了很奇怪。”

对于第一次出席重大国际会议的中国代表团而言,过度谨慎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当时冷战双方剑?#20116;?#24352;,国际局势波诡云谲,多留点心还是必要的。

周恩来?#28909;?#21018;刚住进驻地“万花岭别墅?#20445;?#33487;联外长莫洛托夫便前来拜访。莫洛托夫嘱咐周恩来,要当?#35851;?#22661;里被人安装窃听装置,最好不要在室内谈论机密话题。后来,周恩来、王稼祥、张闻天?#28909;?#24635;是在别墅前的草坪上商量要事。

4月26日早上,日内瓦会议如期开幕。窗外虽然阳光灿烂,但会场却阴云密?#36857;?#20004;个阵营的人敌对情绪十分严重。

会议开始前,杜勒斯便明确表示,自己的席位不能和周恩来挨着。其实,按照国际惯例,各国席位按英文字母顺序排列,美国和中国也不会挨着,但杜勒斯仍然不满意,他要求自己的席位不与任何东方阵营国家相邻,最好让南朝鲜代表排在美国旁边。

会议在万国宫“西班牙厅”开幕,座位被排列成?#19981;?#29366;。从当时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出,每个代表一个桌子,谁跟谁也不挨着。

美国国务卿拒绝与周恩来握手?

日内瓦会议的第一阶段讨论朝鲜问题,可是双方对这一问题所持的立场相差太远,基本上没有对话的可能,会场很快陷入到无休止的争论和拖延中。

对抗情绪甚至从会场蔓延至场外,坊间流传甚广的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拒绝与周恩来握手的桥段,就发生在此时。

据美国代表团成员亚历克西斯·?#24049;?#36874;回忆:“那天(1954年4月27日)杜勒斯走进万国宫的休息室,正巧周恩来也在里面,看到杜勒斯进来,周恩来从屋子那边走来,像往常那样温文尔雅地带?#21028;?#24847;打算和杜勒斯握手……杜勒斯瞥了一眼旁边那些正等着拍摄这个带有和解象征意义照片的摄影记者们,很快背过身去,不理会周恩来伸出的手。”

这一说法不但在中国流传甚广,甚至在美国也广为人知。美国总统尼克松在回忆录中写道:“我知道,1954年在日内瓦会议时福斯特·杜勒斯拒绝与周恩来握手,使他深受侮辱。因此我走完舷梯时决心一边伸出我的手,一边向他走去。当我们的手相握时,一个时代结束了,另一个时代开始了。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受到周恩来总理欢迎。

杜勒斯拒绝与周恩来握手的情节,虽然极具戏剧性,但是经过深入研究后钱江认为,这个“拒绝握手”的故事很可能是?#26377;?#20044;有。

中国代表团秘书长王炳南在回忆录中写道:“国联大厦会议大厅有好几个入口,我们同美国代表团不是从同一个门进入会场,不可能碰到一起。会议中间有15分钟的休息,代表团成员可以到餐厅、酒吧间去吃点心、喝咖啡、茶和酒,我们代表团从不和美国代表团聚在一起。而且,当时总理非常审慎和严谨,杜勒斯是反共头子,总理从来就没想去和他握手,因此从客观到主观都不存在总理主动去握手而遭到拒绝的可能。”

后来,钱江又就?#25300;?#25163;”问题采访了代表团成?#23849;?#24910;之。李慎之也表示,没有在现场看到传说中的?#25300;?#25163;”。

钱江对记者说:“参观过万国宫的人都知道,会议厅是圆形的,有很多出口,与会代表各走各的门,各有各的休息区,基本上不会碰到一起。这种设计就是为了避免出现外交上的尴尬场面。”

?#25300;?#25163;被拒”虽然是个讹传,但也从一个侧面?#20174;?#20986;日内瓦会议刚开始时,双方剑?#20116;?#24352;的气氛。

1954年7月18日,周恩来在万花岭别墅会见美国电影艺术大师卓别林。这是日内瓦会议期间的一张著名照片。

75天促成印度支那问题和平解决

由于双方分歧太大,朝鲜问题很快便被搁置了,印度支那问题成为日内瓦会议的主题。

划分军事分界线问题,成为双方难以逾越的障碍。法国提出以北纬18度为分界线;越南方面要价也不低——以北纬13度至14度之间为分界线。双方提出的方案相差太远,?#36127;?#27809;有对话的基础。

7月12日晚上9点半,周恩来在张闻天、李克农、师哲?#28909;?#30340;陪同下,来到越南代表团下榻的饭店,与范文同?#20173;?#21335;代表团核心人物会谈。

周恩来说,如果印度支那战争继续打下去,美国必然会进行武装干涉。以朝?#25910;?#20105;为例,中国派出了100万志愿军,也只做到将美军驱逐到北纬38线,而?#20197;?#21335;人民军还没有做?#38477;?#24180;朝鲜人民军?#21271;?#37340;山的那种态势。

一旦美国干涉,越南没有胜利把握,原本控制在手中的地区,也可能丧失。如果将分界线划在北纬16度,北方有1200多万人口,南方只有900万人口;北方有首都、港口,可以发展经济。

当然要和平就要有撤军问题,把军队从长期活动的地区撤出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为了长远利益考虑,有时也不得不牺牲眼前利益。周恩来拿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战争年代的亲身经历举例。抗?#29031;?#20105;时期,皖南新四军前有日军,后有国民党军队,毛泽东曾经主张撤过江北,可是新四军的领导人项英认为江北群众基础差,犹豫了4个月,结果陷入被动。新四军在1941年的“皖?#40092;?#21464;”遭到重?#30784;?/p>

周恩来的现身说法,给范文同很大震动,态度有明显转变。周恩来趁热打铁继续说,以北纬16度为界,可以先建起一个成样子的国家,进可以通过普选完成全国统一,退可以在16度线以北进行经济建设,两方面看?#38469;?#26377;利的……周恩来苦口?#21028;?#22320;劝说,竟然整整说了一夜,当东方泛起鱼?#21069;?#30340;时候,范文同的态度终于转变了。

7月20日,范文同与法国总理皮埃尔·孟戴斯·弗朗斯就军事划界问题达成协议:以北纬17度以南、9号公路北约20公里的六溪河为界,军事分界线是临时界线,不能被解释为政治或领土边界。越军撤出南方部分解放区,得到的补偿是两年后在国际监督下进行全越南自由普选,以实现南北统一。

7月21日下午,日内瓦会议举行关于印支问题的最后一次会议,与会各方签署了日内瓦协议。虽然,美国政府表示不参与日内瓦协议,但?#20449;?#32654;国不会使用威?#19981;?#27494;力妨碍这些协定和条款。

最后,日内瓦协议得到了美国和南越之外,所有与会国的通过。英国外长艾登以主席身份致辞说:“今日缔结的协定不可能令每个人都完全满意,但是这些协定停止了?#20013;?#20843;年、带给数百万人民灾难和痛苦的战争成为可能,我们希望这些协定在这个世界和平有?#24825;形?#38505;的时刻,也缓和了国际紧张局势。这些结果对我们繁重的工作是值得的。”

经过75天的紧张辩论和努力,日内瓦会议终于促成了印度支那问题的和平解决,而新生的中国也以一种负责大国的形象,出色地完成了自己以五大国身份在国?#25910;?#27835;舞台上的第一次亮相。

参考资?#24076;骸?#21608;恩来与日内瓦会议》《1954年日内瓦会议研究》《在历史巨人身边:师哲回忆录》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记者 黄加佳

流程编辑:tf011

相关阅读

北晚新视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21271;?#39035;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20445;?#24182;附上原文链?#21360;?/p>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23601;?#20256;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23601;?#32852;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新视觉·新媒体

  • weibo北晚新视觉微博
  • mobile北晚新视觉手机版
  • app北京晚报APP
  • weixin北晚新视觉微信
  • ys1新视觉影社微信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