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舊照

曾經攢機高手黑心導購未來企業家藏身的北京中關村 如今成創業雨林

2018-06-21 08:27 編輯:TF001 來源:北京日報

一提起中關村,很多人腦海中馬上會浮現出“電子一條街”。這是一個讓北京人愛恨交織的地方——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有身懷絕技的民間攢機高手,有嗅覺敏銳的未來企業家,也有連蒙帶騙滿嘴跑火車的黑心導購。

1984年的中關村電子一條街街景。(資料照片)

上世紀80年代,新技術公司在中關村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在靠近今天北四環一帶,逐漸形成國內最大的計算機與電子產品集散地。1987年12月,中央聯合調查組進駐中關村,一個月后拿出一份《中關村電子一條街調查》。正是這份報告,直接促成了我國第一家科技園區——北京市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的成立,也決定了中關村科技體制改革“先行先試”的未來發展之路。

時光荏苒,伴隨著電腦手機的普及和電商的崛起,霓虹閃爍的電子一條街已風光不再。從2011年開始,中關村電子大賣場開始轉型升級,與之相隔不遠的海淀圖書城文化步行街也變身中關村創業大街,逐漸成為全國創業者的朝圣之地。

昔日的電子一條街,如今已變身創業大街。? 饒強攝

根據規劃,北起清華大學西門,南至白石新橋,長達7.2公里的中關村大街,將被打造成又一處雙創資源聚集的創新示范區。

時代的召喚不斷定義中關村,也賦予了它新的使命。電子一條街的新生,不僅是一條街道的變身,更成為全國科技創新換檔增速,向價值鏈高端邁進的風向標。

“攢機圣地”

上大學的時候,程靜就常跑中關村。

1995年,她從山東老家考入北京郵電大學。偌大的首都讓程靜印象最深的,不是聞名遐邇的前門大街和人頭攢動的王府井,而是黃莊路口的中發電子城。

每到周末,程靜都會陪著電子系的學長、后來的愛人王洪鋒到電子城采購電路板的元器件。“他畢業后留在北京一家研究所工作,半年后就帶著技術下海創業。我原本被分配到家鄉電信公司,后來也決定留在北京。”沿著老舊的滾梯一層一層往上轉,在每一個攤位前比較、砍價,電子城里帶著汗濕的喧鬧,令程靜記憶猶新。

三伏天,知春里小區一間只有20多平方米的工作室里,兩臺大風扇在地上呼呼地吹,王洪鋒和大學同學揮汗如雨地鼓搗著新產品——靠著借來的4萬元,他們在這里創立了紐曼。公司一開始就走技術研發路線,雖然要比別人付出得更多,但收獲也是巨大的,紐曼先后占領了全國80%的BP機尋呼臺錄音系統市場、75%左右的電信網絡數字錄音市場。在街頭人人塞著耳機聽MP3的年代,紐曼產品成了市場上的龍頭。

與程靜一樣,無數70后、80后都對電子一條街滿懷深情。今年37歲的穆先生回憶,上世紀90年代末,幾乎每個周末他都會約上朋友,從家騎自行車45分鐘到中關村,逛上大半天,淘幾張盤,餓了就在附近吃碗鹵煮。為了打游戲時不卡、不死機,他開始去電子賣場淘硬件,自己攢機。

電子一條街更給了很多風云人物最初的商業啟蒙,包括張朝陽、李彥宏、雷軍、劉強東、周鴻祎、程維、王興等。

當年,他們的前輩、中國科學院物理所研究員陳春先創辦了“等離子學會先進技術發展服務部”,就像吹響了集結號,中關村地區各種類型的科技企業在電子一條街上加速聚集。

“電子一條街發展速度快,經濟效益好,不占用國家財政撥款,卻創造和積累了可觀的財富。” 《中關村電子一條街調查》報告顯示,1987年,電子一條街上具有獨立法人資格的科技企業已達148家,新技術產業的工業產值達2.2億元,還帶動了外地一批中小企業和鄉鎮企業,技術成果輻射到全國,產生了巨大的社會效益。

這些企業自籌經費、自由組合、自主經營、自負盈虧的靈活機制,吸引了眾多科研工作者走出“象牙塔”,蹬著三輪車來到中關村大街,與賣白菜的農民相伴,叫賣最前沿的電子商品。這,曾是早期中關村的一大奇觀。

“全國各地出現許多服裝一條街、百貨一條街、制鞋一條街,為什么只有中關村會出現‘電子一條街’?因為中關村擁有大量高科技人才,這是中國其它地方無法復制的。”用友公司創辦者王文京道出了一代中關村人對電子一條街的自豪。

鼎盛時期,電子一條街每天的人流量可以高達20萬人次。更重要的是,它的發展沖擊了舊觀念,在國家大包大攬發展高技術產業的老路之外,開創了引入市場競爭機制,探索科技與經濟相結合的新路子,為我國高技術產業起步和發展、為科技體制改革提供了新思路。

“雖然最初幾年,中關村并未真正成為科技創新的核心區,但沒有電子一條街的市場洗禮,就不會有日后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的誕生。”中關村管委會相關負責人說。

“螞蟻雄兵”

“中關村一號”,是中關村大街標志性建筑海龍大廈的代稱。

1999年,太平洋數碼大廈、硅谷、海龍電子城相繼開業,中關村電腦城的知名度開始在全國叫響。到了2007年,中關村電子市場的規模達到頂點,科貿、鼎好、e世界等大型電子賣場林立,中關村IT賣場的面積達32萬平方米,相當于44個足球場。

當年鼎好的鋪面剛剛開始認購時,商家為了獲得一席之地早早排隊搶購。“2003年、2004年生意最好的時候,賣場大廳里人多得連電梯都上不去。”一位扎根中關村多年的商家說。

海龍集團創始人魯瑞清把這些活躍在中關村電子市場中的商戶稱為“螞蟻雄兵”,他們像螞蟻一樣前赴后繼,為激發中關村的市場活力做出了巨大貢獻。作為昔日中關村的名片,電子一條街直接拉動了整個中關村IT產業鏈、周邊商業及區域經濟的發展。

只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

隨著電腦、手機等電子產品逐漸普及,同質化的內部競爭讓很多商家難以為繼,再加上電子商務的沖擊,傳統電子賣場的生存空間進一步遭到擠壓。“最晚開業的中關村e世界始終沒火起來,只好最先關了門。”中關村西區管委會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回憶,2010年前后,電子賣場明顯開始走下坡路。

“中關村的發展是奔跑式的,不斷變化的市場要求企業轉型,也帶動中關村的轉型發展。”程靜明顯感到,與中關村創業大街的火熱相反,鼎好、海龍一帶日漸蕭條,客流量迅速走低。一些黑導購的欺詐行為和假貨橫行,甚至讓電子一條街背負了“騙子一條街”的罵名。

轉型升級迫在眉睫。

2009年,《國務院關于同意支持中關村科技園區建設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的批復》、《北京市人民政府關于同意加快建設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核心區的批復》相繼發布實施,電子賣場所在的中關村西區業態調整箭在弦上。根據中關村西區功能定位,將不再鼓勵發展電子賣場等業態,昔日的電子一條街將徹底轉型為創新創業一條街。

今年5月,中關村大街沿線最后一個電子批發市場開始拆除,建于1998年的廣安中海電子市場將變身一座4000平方米的街心花園,提升中關村西區的城市景觀;昔日的“金三角”——鼎好、海龍、e世界則將轉型升級為國際技術轉移中心、智能硬件創新中心、中關村科技金融創新中心。

騰退出60萬平方米的電子賣場和商業面積,中關村西區引入了59家創新工場、創業公社、優客工場等創業孵化機構,以及優客工場、蔚來汽車、融360、ofo小黃車等6家獨角獸企業。“螞蟻雄兵”謝幕中關村,一個全新的時代即將開始。

“創業雨林”

黃昏時分,位于北四環東南角的中關村創業大街不再喧囂,路人行色匆匆。然而,當你走進一間間咖啡館、一家家眾創空間時,暢聊互聯網的交談聲、敲擊鍵盤的嗒嗒聲不絕于耳。

“讓所有的夢想都有一個家。”中關村西區創業公社一塊黑板報上的這句話,令人過目難忘。

2014年6月開街的中關村創業大街,如今已成為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策源地和風向標。三年多來累計孵化團隊2459個,融資成功率36.8%,總融資額141.8億元,融資超過1億元的有50多家。

從創業大街驅車4公里,就到了中關村另一條著名街區——中關村智造大街的起點。如果說創業大街是為互聯網創業夢想搭橋鋪路的話,智造大街就是為硬件創業插上智慧的翅膀。

“智造大街的出現,就是回答中關村在轉型提升中,如何適應高端科技制造企業發展的問題。”智造大街CEO是程靜的新身份,在中關村摸爬滾打多年,她對企業的難處門兒清。

“就拿做一臺無人機來說,以前需要3個月到6個月。時間都花在哪兒了?花在滿中國尋找合適的元器件和符合精度要求的模具上,樣機完成后還要進行專利申請和各項資質認證。”程靜坦言,一個普通的技術型團隊,尤其是海歸和外籍團隊很難順利完成這整套流程。半年后,也許他們的技術已經被國外搶注,最后竹籃打水一場空。而現在,通過中關村智造大街的一站式中試基地,7天內就可以完成技術產品打樣。

在此過程中,企業可以根據自己的制造需求,像在醫院掛號一樣,在系統中自由選擇每一個服務參數,后臺會有超過200個工程師幫企業響應“就診”。一旦企業有技術問題,可以實時連線工程師進行線上指導。快制中心、工業設計、3D打印、電路設計制造、設備檢測等圍繞智能硬件的實驗室在智造大街扎堆聚集。

“硬件創新的門檻高,大多已經是百人團隊,稍微支撐一下,很有可能就是未來的獨角獸。”對于智造大街上的明星企業,程靜隨口就能說出十多個——

“由英特爾研究院前院長吳甘沙與格靈深瞳創始人趙勇等共同創辦的馭勢科技,成功發布了第一輛針對城市移動空間重新設計的無人駕駛電動車,通過協同創新,助力中國無人駕駛產業彎道超車;

“利用膠體量子點納米材料研制光譜儀芯片的芯視界,在全球范圍內第一次將光譜儀專業分析儀器的體積和造價均縮小近千倍。通過在手機、無人機等智能終端搭載量子點光譜儀,可以在疾病健康檢測、食品藥品安全等領域廣泛應用,為人類開啟認識世界的“第三只眼”;

“研發了世界首款720度全景影像融合技術的星云環影,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保駕護航,通過警犬背上佩戴的僅有半個手掌大小的精密儀器,讓警員們如同“后腦勺長眼睛”,看到無死角的全景實時監控畫面;

……

智造大街啟動一年多來,3萬平方米辦公空間已聚集智能制造相關企業55家,這片“創業雨林”,為硬件創業企業撐起了茁壯成長的生態空間,有效彌補了中關村硬科技孵化的短板。

柳傳志曾說,過去30年,商業創新與技術創新并重,是中關村發展的兩條主軸。正是在商業力量推動下,中國的技術創新,特別是計算機技術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逐漸縮小。

如今,依托巨大的本土消費市場和高度密集的智力資源,中關村正徹底告別電子一條街時代低端仿制和技術追隨的發展模式,以更多前沿科技企業的發展壯大,搶占全球產業鏈分工的價值高地。

 

來源:北京日報新媒體 北京日報 撰文:陳雪檸 攝影:饒強 編輯:宋佳音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