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新聞 > 娛樂

《羋月傳》著作權糾紛二審開庭 小說劇本何者在先成焦點

2018-10-31 18:33 編輯:TF003 來源:北京晚報

熱劇《羋月傳》自首播至今已過去近3年,但其背后的糾紛仍未停止。在雙方互訴名譽權糾紛、署名權糾紛后,《羋月傳》劇本版權方起訴蔣勝男在《羋月傳》小說創作中存在抄襲行為。一審版權方被判敗訴,故上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今天(10月31日)下午,本案二審開庭審理。

資料圖?《羋月傳》劇組 新華社記者 張國俊 攝

《羋月傳》著作權糾紛 小說作者被訴侵權

2009年,蔣勝男在網絡上發表了7000字小說《大秦太后》。這一題材被東陽市樂視花兒影視文化有限公司(簡稱花兒影視)捕捉到后,便聯系到作者蔣勝男,雙方于2012年簽訂了劇本創作合同,委托蔣勝男對小說進行改編,形成《羋月傳》劇本并由花兒影視攝制成為電視劇。

電視劇《羋月傳》一經播出便迅速走紅,蔣勝男也將長達180萬字的同名小說交由浙江文藝出版社出版。

但花兒影視認為,蔣勝男出版的《羋月傳》小說并非是7000字的原著《大秦太后》,反而在部分章節內容上與《羋月傳》電視劇劇本相應內容完全一致。而電視劇本的創作是包含了集體智慧的共同成果,蔣勝男擅自將劇本改編為小說并出版、銷售,其行為嚴重侵犯了花兒影視的著作權。

因此,花兒影視將蔣勝男、出版方浙江文藝出版社、銷售方中關村圖書大廈,要求三被告停止出版、發行、銷售《羋月傳》小說,并連帶賠償原告因侵權遭受損失2000萬元及維權費用。

海淀法院經審理認為,蔣勝男系《羋月傳》小說的作者、花兒影視公司系《羋月傳》劇本的著作權人。蔣勝男接受花兒影視的委托創作劇本,在創作過程中引入某些公司的意見對劇本進行修改,屬于正常的劇本創作行為,不能因此認定小說改編或抄襲了劇本的內容,故一審判決駁回了花兒影視的全部訴訟請求。

花兒影視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上訴。

庭審焦點:先有小說還是先有劇本?

今天下午,本案二審在北京知產法院開庭審理,花兒影視上訴仍主張蔣勝男及小說出版方、銷售方侵權,并要求三方賠償損失2000萬元及支出的合理費用。

花兒影視認為,雙方簽訂劇本創作合同時,曾明確約定“乙方(蔣勝男)在未經甲方(花兒影視)同意的情況下,不得以任何方式向第三方傳播劇本內容”,但一審法院并未對此進行認定。根據合同約定,蔣勝男根據劇本創作小說的權利并沒有被保留。

同時,花兒影視指出,在劇本完成前,蔣勝男獨立創作的內容僅有網絡上發布的7000字。目前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蔣勝男出版的《羋月傳》180萬字小說完成于劇本之前,且由于小說與劇本有過半的內容完全一致,因此蔣勝男的行為屬于侵權。

“如果按對方所說,他們為什么不去聘請專業編劇,而是要用100多萬買一個作文的開頭呢?”蔣勝男的代理人反問道。

蔣勝男的代理人指出,早在《羋月傳》開播時,在海報、片花、微博文字等宣傳中,均注明“本劇根據蔣勝男同名小說改編”,因此,花兒影視早已承認蔣勝男創作小說的存在。而不論劇本還是小說,作者都是蔣勝男,不管是小說抄襲劇本,還是劇本抄襲小說,說法都不成立。

但花兒影視表示,公司之所以曾經認可改編行為,是因蔣勝男謊稱長篇小說早已投入創作,但公司在劇本投拍前,從未見到過長篇小說的底稿。因此案件的關鍵在于,涉案的180萬字小說和劇本的創作到底何者在先。

本案沒有當庭宣判。

來源:北京晚報 ?記者 劉蘇雅

編輯:TF003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