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晚新視覺 > 人文 > 人文

人生的每一天都像個“磚塊”,你難道就不接下嗎?

2018-11-03 11:15 編輯:TF019 來源:北京晚報

經典話劇《日出》里,翠喜教訓哀嘆“我實在過不去了”的小東西時說:“人是賤骨頭,什么苦都怕挨,到了還是得過,你能說一天不過么?”讀到這里,我有如駕車時不經意間被馬路凸起處被狠狠顛了一下,神經聳起,暗想,這里面究竟藏著什么。

劉荒田


資料圖。新華社供圖

此語說的是“日子”,專屬窮苦人的,每天都心驚膽戰,焦頭爛額。“日子”即時間,我們早已習慣把它的形態定義為“水”,梭羅說:“時間只是供我垂釣的溪流。我飲著溪水。我飲著溪水時望見了它的沙床,竟覺得它多么淺啊!”然而在翠喜的臺詞里,“時間”這一意象,有如模樣固定、外觀粗糙的沉重“磚頭”,它的到來,和墻上掛的日歷牌--每張都呈長方形,加上厚度便和“磚頭”近似--同步,以“天”為單位。

天天如此,黑夜過去,晨曦初露,“磚頭”一般的時間就“砸”來了,不存在歡迎不歡迎的問題,這就是“到了還是得過”,你難道能躲不成?當然,也不是毫無辦法,比如效法李白,會須一飲三百杯。逃避和陽光一起透過窗簾,逼近眉睫的現實,無非是要躲開時間,這效果當然是零,乃至負數。除非服用過量,翹了辮子。

那么,開始“過”吧!簡陋的宿舍里,鬧鐘響了,打工者打著驚天動地的呵欠從床上爬起,揉揉眼睛,洗漱,上班去。流水線上極度緊張的操作,千篇一律,因了無刺激而容易麻木、疲憊,然而必須振作,一走神就出錯,小則扣薪水,大則出事故;一天八至十個小時,遇到趕貨還要加班。時鐘走得那么慢!如果僅僅是雞肋一般的打工,拖著疲乏的身子下班,把自己放倒在床上,“一天”就算有了交代,然而比起“產品”,人生要復雜多了:與配偶的感情問題,父母的養老問題,子女的入學問題,自己身體上的問題;和同事的關系,和刁鉆領班的關系,和苛刻老板的關系……

又可以用希臘神話中的著名典故了:時間這“磚頭”,就是西西弗斯每天推上山的巨石。每天早上撕下日歷時,巨石又滾下去了。好吧!再次鉚足全力推。請注意,當西西弗斯放手,任巨石滾下山底,他返回山下,再次推石。這片刻的停頓,被哲學家加繆贊為“偉大”,因為它說明“下山和上山的每一步,都是自我選擇的結果,在不可阻擋的命運面前,借此展現自由意志。”

那么,何不爽快地把“磚頭”接過來?我的母親,在困頓年代曾養活六個兒女,憑的就是這句口頭禪:“明天天不亮嗎?”那時,兄弟三人正在長身體,特別能吃,可在春荒的鄉村一天只能吃兩頓,每頓都是木薯粉搓的圓子加豆角葉,到了晚上餓得流清涎。勇敢的三弟代表全家,要求當家的母親恩準做夜宵,母親就以這句“真理”拒絕了。我們只好躺在床上,靜靜地聽肚皮咕咕叫。艱難的日子就這樣熬過去。是的,明天一早餓醒了,打開家門,雞聲起落,榕樹下伸展年輕的軀體,東邊的云霞如錦,萬古不易的希望的太陽又會升起。

時間如磚,我們務必不省略、不錯過每一塊,以它們砌就堅實的人生,搭建屬于自己、屬于家族、屬于人類的物質與靈魂的居處。

(原標題:你能說一天不過么)

來源:北京晚報

相關閱讀

北晚新視覺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版權均屬北晚新視覺網所有,轉載時必須注明“來源:北晚新視覺網”,并附上原文鏈接。

二、凡來源非北晚新視覺網或北京晚報的新聞(作品)只代表本網傳播該消息,并不代表贊同其觀點。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見網后30日內進行,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新視覺·新媒體

  • weibo北晚新視覺微博
  • mobile北晚新視覺手機版
  • app北京晚報APP
  • weixin北晚新視覺微信
  • ys1新視覺影社微信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码